一袋大虾

vogue造型

铁木真

大王近期绘图汇总


美人鱼

继续更图~~~

这几天微博的图同步一下~~~~

配一脸!

呜呜呜呜呜呜 要把老公抱回家!!!!!!!!

抢红包啦!提供两个表情

原版在这里——

我独自坐在温暖的火车上

我心疼!我难受!我只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欺师灭祖】丁隐X陵越 (一)

不怕晚!这次一定可以在一起的!

三更归光:

一个长老隐被越越捡回去装小白兔的故事。


同样的,送给亲爱的阿瓜 @一袋大虾 生日贺礼。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三十四分钟,还是希望你能喜欢。比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墉城上,山川相缪,郁乎苍苍。


丁隐叼着片竹叶,怀里塞着本剑谱顺着山路往上跑。


他是被妙法长老从蜀山下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全靠着胸口一颗赤魂石吊着命,才能坚持到她带着丁隐上天墉。


这条路一直到头是陵越闭关的地方。


天墉掌门陵越,磊落仁惠,正直重义。


这是世人对陵越的评价,所以对于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陵越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出牺牲去救他的命。


他醒来时,是在深夜,透过窗户看天墉城的天空,月朗星稀,和蜀山的很相似,可是又有些地方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大约是…


那木制的窗户不一样。


开个玩笑,丁隐坐起来,捂住自己的胸口。


大约是这床上,干燥清爽,这房间,充斥着让人平心静气的味道。


然后在妙法长老口中得知,自己醒来是因为天墉城的陵越掌门,耗尽心血帮他续命,而陵越,自己却闭了关。


丁隐笑,然后和妙法长老说,自己无父无母,前尘往事都已经不记得了,能不能在这天墉城上拜师学艺,求得一个落脚的地方。


妙法长老奇怪问他:“你不想拜掌门为师吗?”


丁隐跪下来,看着妙法长老芙蕖道:“弟子自知资质平庸,不敢大言不惭的要求掌门收我为徒…只希望,妙法长老能够收留丁隐,给我一个容身之处。”


才怪。


芙蕖听后,笑道:“不会的,若你的资质还只能算是平庸,那我算什么?你若是求掌门,掌门必然不会不答应。”


丁隐跪下来,仰着头一副全然信赖的样子:“真的吗?掌门真的会收我这个山野村夫做弟子吗?”


“你可以等掌门出关亲自去问他,”芙蕖说,“这段时间,你就留在我这里,我来教你天墉城的入门剑法。”


 


一晃三个月。


丁隐每天都会去陵越闭关山崖前自己练剑,这三个月里,丁隐对蜀山,只认识芙蕖。芙蕖总想让丁隐多和其他弟子相处,可是丁隐也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说白了,就是不相信。


丁隐现在,没有办法相信任何人。


他只想再见见陵越。


第一眼的陵越,是他在救治途中的那一睁眼,陵越盘腿坐在他身前,身上的光,是蓝色的,如水般柔和。


可能是一见倾心,不过不够,丁隐不希望只是自己倾心。


他想要陵越也喜欢他。


以前的丁隐,是什么样子,他自己根本没忘,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懦夫,想要的不会去争取,付出了,不在乎回报。


可是现在的他不一样了,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陵越,就想先把他拿在手里再说。


丁隐熟门熟路的走到陵越关门前趴下。


开始抄剑谱。


一本入门剑谱抄了快三个月,芙蕖有些无奈,觉得是丁隐可能受伤还没有恢复过来,也就不催他。


其实丁隐一天的时间,也就花一小会儿抄剑谱,其他的时间,都在画陵越。


明明只有一面之缘,却比赤魂石还让他趋之若鹜。


不对,丁隐歪头想了想,在纸上画了把大大的叉,他对赤魂石本就没兴趣,不能这样比。


应该是比看着蜀山和魔宗死光还让他开心。


丁隐翻了一页,装模作样的开始在纸上抄剑谱,收好那些乱七八糟的纸,塞进怀里。


 


“…你是那天芙蕖救了的人?”


声音和人是一样的,君子端方,温润如玉。


丁隐顺着那双深紫色的靴子抬头看陵越,装作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爬起来,忙不择乱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陵越看的好笑,退后一步打量他,“怎么又摇头?”


“是掌门救的我,不过是被妙法长老捡回来的。”丁隐乖顺的回答,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陵越。


闭关出来的陵越半散着发,一身深紫色的道袍衬得整个人缥缈若仙。


“您是…掌门吗?”丁隐小心翼翼的问。


“恩?你见过我了?”


“没有,”他摇头,伸手指了指陵越身后的大开着的门,“关门开了,我一直守在这里,里面是掌门在闭关,您是从里面出来的,所以…是掌门吧?”


“挺聪明,”陵越勾起嘴角,“你在这里做什么?”


丁隐垂下头,说:“弟子…”


他扑通一声跪在陵越面前,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弟子希望能够拜在掌门门下,入天墉修仙学道。”


“要修仙,不找妙法长老,为何一定要是我门下?”陵越看着他,也不躲,受了一礼,“你可知道,我从来不收徒弟。”


丁隐咬咬唇:“弟子…弟子知道,可是因为弟子的伤,害的掌门闭关多日,弟子希望,以后能长长久久的待在掌门身边,尽心尽力的报答这份恩情。”


“救你,本就是我天墉弟子份内的事情,你不需要报答。”陵越说。


“可是我想报答,我不是一个知恩不图报的人,掌门,我知道我天资愚笨,可是如果掌门收我为徒,我一定会勤奋努力,绝对不给您丢脸的。”丁隐跪着往前挪了两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陵越。


“三个月抄不完一本入门剑谱…的努力吗?”陵越扫了一眼丁隐面前的纸,脸颊边的酒窝若隐若现。


丁隐耳朵一红,喃喃的辩解:“我…我…这天墉入门剑法…看上去平平无奇,其实蕴含着的意境,弟子实在难以寻着入点参透…”


“这也要教,为师以后会不会累死?”陵越突然出声,“不过你竟然能看的明白这返璞归真的道理…”


“啊?…”丁隐一愣,装的不太明白。


“还不快叫师父?”陵越抽出他手中的剑谱,敲敲丁隐的脑袋,“早在我闭关前,就和芙蕖商量过关于你的去处,你的底子好,跟着我也是一条路,说不定,我们天墉还能出个剑仙。”


“师父,那你呢?”


丁隐凑上去,拽住陵越的袖子,问。


陵越只是笑,并不作答,反而说:“起来吧,师父也要拜了,那我们就下山去。”


他看了看那天色,已经接近晌午,绕过丁隐就往前他来时的路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


“丁隐,隐约的隐。”


是隐约的隐。


丁隐跟在陵越身边,目光紧紧的锁在陵越身上。


突然间,不想回蜀山。


反正之前的蜀山在他做长老期间已经被弄得一团乱,他出事之前又将血影神功给了那个没用的废物。


本就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


只可惜他自己在炼化赤魂石的最后的一步行差踏错神志不清,从蜀山上跌落下来,那万张高山,若不是他将赤魂石炼化的差不多了,必然的死局。


而一步,却让他遇到了陵越。


上善若水。


陵越帮他梳理了全身经脉,更是帮他完整的掌控了赤魂石,现在那块石头已经完整的融入了丁隐的骨血之中。


常人只道是他天赋异禀,根本不会在他身上找到半点赤魂石的印记。


也许陵越,会是他一个新的开始。



还记得那个自制头吗,今天在U胶的帮助下撸好了假发……

感兴趣欢迎进QQ群,人形芭比天使霆:157702319

今天老爸帮我改了改,感兴趣欢迎进QQ群,人形芭比天使霆:157702319

特供欣赏,打算开仓,娃娘欢迎私信咨询,微博 @阿瓜大虾

更新,女皇娃妈欢迎给建议~~~

对不起 漫画没更新%

这是一个安(leng)静(mo)的美(nv)男(wang)子

请不要让我醒来,此刻我站霆攻!

左还是右,安大夫迷茫了!

娃妆 ob男02

微博日绘更图

分享一个描线过程~

有空了再做一个上色教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每次发微博打tag都手癌……

每天努力一点点,坚持下来就是成功

好开心!!!游戏终于做好了第一部分!!!大家都来玩儿啊!有我画的立绘哦!

庭上雨工作室:

 庆贺@William威廉陈伟霆 千万少年成就达成,予千万贺礼,致我们心中,那逆风而上的少年。游戏 #庭上雨梦华录#【公测版走心发布】,网页版请戳:http://www.66rpg.com/game/281249 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hare/init?shareid=3502721974&uk=1684203932 密码: ztcm

今天好高产~

贝塔贝塔开坦克的贝塔!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