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虫】【小摩托】《比养了多年的弟弟被拱了更难过的事情是什么》一发完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荷兰弟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

啊满满啊_颜即正义:

*rr贱x荷兰虫




*NC17,有部分暴力情节,一辆不太快的小摩,嘀嘀




*是上次的《猎人和蜘蛛妖怪》的后续故事,一个如同题目的AU




*把这个作为送给方一的一个小礼物,昨天是方一的生日,可是今天我才写完这个。祝贺你又长大了一岁,以后也要一起愉快的玩耍!




*角色性格偏差,欢迎捉虫




---------------------------------------------------------------------


《比养了多年的弟弟被拱了更难过的事情是什么》




(1)




韦德威尔逊在墙上糊着被揍的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你在想什么?




想小蜘蛛的屁股。




难怪你被人打。




嘿!这两者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当然有!你是忘记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吗?你上了人家的弟弟!




我记得!我必须得记得!而且我说了我要和这个蜘蛛男孩结婚!完美!这是韦德威尔逊新的人生的开始!




哦可怜的韦德威尔逊我猜你一定是被打的脑子都不清醒了!结婚?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的情况,他们已经商量着把你埋进泥土里了!




小蜘蛛才舍不得我死。




你这个自恋的笨蛋,看看你的旁边!




旁边?






韦德威尔逊睁开微微有些发黏的眼皮,眼前的一切还显得有些模糊。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打坏了,要不然怎么会看到可爱的    蜘蛛男孩也被糊在了自己的旁边。




“彼得?”




韦德觉得自己这一声疑问简直就是多余,他的蜘蛛小英雄已经愤怒的哥哥们一并处理了。




(2)




有什么能比养了多年的弟弟被人拱了更让人生气的?




答案:被拱了的弟弟还在维护那个混蛋。




在韦德闭着眼睛的时候,彼得试图制止他两位哥哥的行为。




“彼得,我需要知道你是否出于自愿。”




下巴上有着小肉坑的大哥最先平静了下来,他把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搭在彼得的肩膀上问道。




“如果是他强迫……”




“没有,我确实是自愿的。”




彼得回答的很坚定,带着一些焦急。他不知道这种情感的源头是哪里,甚至于他不知道该如何命名心头突然涌出来的难过。他不想他的哥哥们误会这个男人,即使是因为出于保护。




“我们可以让他离开。”




大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彼得,你应该忘记他了。”




“为什么!”




彼得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是猎人,而你是他的猎物。”




逐渐平息下来的二哥看着他说道。




“不,这不对。”




彼得一边慢慢向韦德靠近一边摇着头。




“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他是人类,而你……彼得……你是个怪物……”




他的大哥似乎并不想说出那个字眼,他们都知道,这个词语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匕首,轻而易举的就能伤到彼得。




是的,彼得很难过,他难过的就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眼眶通红。可是他吸了吸鼻子,依旧坚定的挡在韦德的前面。




“可是他不怕我,也不想伤害我,在最有机会逃走的时候他留下来帮助我。”




即使出了一点小小的偏差不过这也没什么,一个提前的新婚之夜而已。彼得挠了挠自己的鼻尖,这可不算说谎。




“我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和人类?我亲爱的哥哥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每天都偷偷溜到山下去见谁。奥斯本家的兄弟两个可不是什么小妖怪……”




“Shut up!”




被揭穿老底的两位哥哥异口同声的喊道,然后把彼得也糊到了墙上,并且默契的封住了那张还想要再抖落点秘密出来的小嘴。




“或许一会儿我们应该谈谈这个问题。”




大哥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眼神飘忽到自己的左边,死死的盯着地上一只倒霉的小蚂蚁。而另一位则是看着自己的右手,似乎上面有什么值得他仔细思考的事情。




“但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先解决这个小家伙的事情。”




两个人再一次的达成了一致意见,重新转过头来看向彼得。




被蛛丝狠狠糊在墙上的彼得连挣扎的动作都显的那么微弱,他努力的向自己身旁看去,韦德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睛。他想说些什么解释一下眼前的情况,但是很可惜,呜呜呜的声音表达不出他想说的东西。




哦老天啊!谁能来拯救一下他们!只是给彼得一个机会再解释一下。






(3)




就在彼得和韦德都陷入内心的哀嚎时,洞口突然传来了拍掌的声音。




“喔噢!应该说我来的恰到好处吗?”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手里拎着两柄斧头的男人站在洞口的逆光处,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帮穿着同样衣服的人。






“那些人”来了。






“我想我应该给你一个拥抱,可惜你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拥抱就算了。给我个机会,我更愿意在你的心窝上来一枪,怎么样?阿贾克斯,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想念你。”




韦德看着那个名叫阿贾克斯的男人不着边际的说着,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却恨不得咬碎了吞咽到肚子里。这可不是来拯救他们的勇士,这是韦德威尔逊的猎杀名单上唯一一个不是怪物的名字。天知道他有多么惦记这个名字,在当初每一天他为身上全部的伤痕痛苦时,在他每一次回想起恶龙的火焰迎面而来时,他都无比的想念这个男人。




仇恨往往记的更清楚,至少疼痛的感觉才不会随着*液而射出去。




“感谢你还记得我,说实话,我还真的挺想和你叙叙旧的。但是……”




阿贾克斯看了一眼那两个站在一旁紧绷着身体的人轻声笑了笑。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老规矩。但是看起来这里似乎有一些额外的收获。”




韦德的手在蛛丝里暗暗的动了动,fuckfuckfuck!这该死的东西结实的不合时宜!而且,他知道阿贾克斯的意思。








猎人猎杀猎物,而“那些人”猎杀猎人。




犯了错误的猎人,破坏了规矩的猎人,卷款私逃的猎人,窝里反的猎人。这些都是他们猎杀的对象,而阿贾克斯是“那些人”的小头目,一个跟韦德一样不要命的疯子。他热衷于将这些猎人放到怪物的面前,然后欣赏他们垂死挣扎的样子,最后再由他杀掉那些疯狂的怪物。




韦德是唯一一个在他手下逃过一死的猎人。




代价是他被毁掉的容貌。




没有什么个人恩怨问题,仅仅是一场交易而已。




其他人和阿贾克斯交易了韦德威尔逊的一条命。






彼得的两位哥哥在那里沉默不语,他们可以闻到这个男人身上的血腥味,洗不掉,腻在了骨子里。还有他身后的那些人,一样散发着死气沉沉的味道。




“那我们就先从这两位开始解决。”




阿贾克斯手中的斧头在胸前交叉而过发出金属特有的声音,蜘蛛兄弟的蛛丝动作更快,早在他举起斧头的时候就朝着他喷射过来。然而阿贾克斯没有任何动作,他身后的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个小小的空档就足够阿贾克斯反击了。




斧头破空的声音在这个小洞穴里格外明显,攻击的角度刁钻而难以捉摸,按说这种限制极大的武器并不适合在这种地方使用,但是阿贾克斯无论是体力还是力量都显得异于常人,洞穴的石壁因为他的攻击而破碎剥落。




兄弟两人一边躲避一边朝他发射蛛丝,他们想要把阿贾克斯引出这个洞穴。当然不是为了韦德威尔逊,他们只是不想让彼得也陷入这其中。该死的混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被两个人瞪了一眼的韦德表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阿贾克斯才不会随他们的愿,出去到了山林里,就成了这些小蜘蛛们的天下。




阿贾克斯的帮手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动作轻,声音波动极小,但是很快的就把蜘蛛兄弟围在了中间。




彼得在发出挣扎的声音,他必须去帮他的哥哥们,蛛丝在他的力量下发出崩裂的声音,这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彼得因为其物种的原因拥有极强的力量,这对于他来说也太过了。相对的,彼得手腕的骨骼也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彼得!”




韦德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彼得现在挣开蛛丝就如同送死一般,他的骨骼损耗,脚踝有伤,即使他的蛛丝还可照常的射出,可是“那些人”的数量在那里,他打掉一个还有一个,这只是给了阿贾克斯一个提前杀他的理由。




然而韦德没有办法拦住彼得,蛛丝被挣裂,骨骼发出移位的声音,他的蜘蛛男孩像是从茧里拼命挣扎出来的一只小虫,掉落在地上。




韦德头一次觉得生命原来真的挺脆弱的,一个伤口,一颗子弹,轻轻松松的就可以抹掉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就像是现在的彼得一样,阿贾克斯踱着步走到他的身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一脚就踩在了他明显变形的肩膀上。




疼痛会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会使人疯狂,也会使人死亡。




彼得的脸色煞白,汗水从额头划过脸颊,脸上的泥土被冲刷出一道印记,低落到地上,依旧只是一滴汗水而已。他听见了韦德的怒吼声,那种感觉很远,可是彼得的眼球转向那个方向,韦德在那里。




韦德在那里。彼得听见了他心脏的跳动声,甚至听见了这个洞穴里每一个人的心脏跳动声。这些都是生命,而生命却谋害着另一个生命为生。像是一个圆圈,哪里都是开始,哪里都是结束。




彼得拼尽力气举起手,冲着站在圆圈之中的两位哥哥露出一个微笑,然后眨了眨眼睛。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爱情,至少我们还曾相依为命。






一股极细极细的蛛丝黏住了彼得正前方的一个男人的腿,他用力往后一扯,没有防备的男人跌倒在地上。自大的阿贾克斯本来没有把他这一点点蛛丝当回事,但是心有灵犀的兄弟们却朝着他冲了过来。




只需要一个缺口,一个缺口,扭转形势。




阿贾克斯不得不跑起来躲避他们的攻击,队伍被打乱,他的帮手们此时成了绊脚石。他活动了一下肩膀,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




“我不应该小瞧你们。”




手里的斧头被握紧,阿贾克斯显的亢奋起来。




“你不应该小看的是我。”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韦德把身上的蛛丝扯下来。他的蜘蛛男孩拼尽所有让韦德的蛛丝有了一个裂口。韦德从旁边拿了一块已经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布盖到彼得的身上,然后抱起这个看上去明明狼狈不堪却还看着他傻乐的蜘蛛男孩。






你现在想要做什么?




干死阿贾克斯,然后给我的蜘蛛男孩好好洗一个澡。




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






“来瞧瞧!是谁?是我们大名鼎鼎的韦德威尔逊先生!看看他的样子,他生气的快要把我撕碎了!”




阿贾克斯嘲讽的对他说着。




“当然,我会把你撕碎,撕的像是艾尔的内裤一样。”




韦德把彼得放到他哥哥们的怀里,然后从一片混乱中找到了他的刀。




“那是什么?”




彼得拽住他的衣服小声问答。




“哦天哪,好奇宝宝,这只是我随口说的而已。”




韦德蹭了蹭他的额头,然后在那上面落下一个吻。全然无视两位哥哥杀死他的目光。






阿贾克斯嗤笑一声,然后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




“早知道这是你的小宝贝,我刚才就应该杀了他。”




斧头和刀碰撞在一起,阿贾克斯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在韦德耳边说道。




“或者我应该把你的舌头扯出来,加上胡椒和盐巴搁在炭火上烤一烤,这样你才不会说这些可笑的幻想。”




两个人僵持不下,韦德一脚冲着阿贾克斯的腹部踹过去,阿贾克斯转身朝右,手里的斧头又顺势挥动回来,韦德用刀柄敲击他的手腕,腕骨碎裂,整个手掌像是断了电的木偶一样突然垂下去。




阿贾克斯大口的吸着气,然后把身体靠在后面的墙壁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笑。




手上的斧头落在地上,仅剩的那只手动作相比而言还算是灵活。他一边抵挡韦德的攻击一边闪到韦德的身后,从地上滚过,然后站起身,举起手里的东西。




“你不会忘记了它吧?”




阿贾克斯举着韦德的火枪,黑洞洞的枪口冲着韦德。




“Shit!我就知道!”




他亲爱的小美女竟然落在了别人的手里,韦德咒骂道,一边做好了躲避的动作。




然而本该响起的枪声没有响起,阿贾克斯愣了愣。




“Good girl!你果然还是爱爸爸的!”




韦德就差欢呼着来一场草裙舞,不,庆祝得留到这之后。




“去死吧韦德!”




阿贾克斯的斧头被用力的投掷过来,韦德的刀刃发出了断裂的声音。




“Fuck you!”




韦德同样把两把断刃扔了过去,没有了武器的两个男人就像是靠着四肢求生的动物一样纠缠在一起。阿贾克斯的断手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他靠着两条腿死死的夹在韦德的脖子上。而韦德的脸憋的通红,一只手去掰自己脖子上的双腿,一只手冲着阿贾克斯的后背砸去。




两个人从东边滚到西边,然后又滚了回来。吃瓜群众一共有两拨,一拨是野蛮哥哥俏弟弟,一拨是黑衣人,两拨人不仅吃瓜吃的和谐,而且毫无上手帮助之意。




阿贾克斯的左腿被韦德生生掰断了,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向一边,小腿没有力气再缠住韦德,阿贾克斯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他的双眼血丝遍布,嘴唇不停的抖动着。韦德的右手同样被折了过去,但他看上去比阿贾克斯好一点,不至于狼狈的那么难看。




“Fuck you,fuck you,fuck you,fuck you,fuck fuck fuck! ”




韦德的左手像是已经丧失了疼痛感一样的砸向阿贾克斯的脸,牙齿脱落,血沫横飞,阿贾克斯再也无法摆出那副得意的神情了。




最后一拳落下,阿贾克斯就像是一块破布一样被扔到地上,身体依然在抽搐,可是也仅仅能抽搐而已。




“韦德……威尔逊……你这个……这个……上天眷顾的混蛋……”




阿贾克斯含混不清的说着,嘴里的血沫从嘴角流下,他一边笑一边竖起一根中指。




“我承认我是个混蛋,但是上天眷顾?吃屎去吧阿贾克斯!上天在哪里?他可没有在我被绑着扔到恶龙面前时出手救我!”




韦德把他的那根中指狠狠踩下去用力碾了碾。




“你们呢?想要我也送你们一程?”




黑衣人们沉默不语,其中一个走上前看了看阿贾克斯,似乎是在确认他是否还有救治的价值。




“别带着你们的怜悯过来!”




阿贾克斯吐了那个人一脸的血,自己又像个破风箱一样的笑起来。




黑衣人没有管自己脸上的血,从衣服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插进了阿贾克斯的喉咙里。




呼吸停止,阿贾克斯死亡。




“首领死亡,任务结束。”




黑衣人们就像是一滴墨水一样带着阿贾克斯的尸体迅速的从洞穴里撤离,干净的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彼得轻轻的问道。




“一帮寄生虫而已。”




韦德望着洞口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迹,调整了一下表情。他知道,现在要面对的才是最可怕的。




他朝着他的蜘蛛男孩和男孩的哥哥们走去,鼻血不断的滴下来,韦德撕了一块破布堵在鼻子上,右手垂在身侧,脸上的伤疤似乎又多了。韦德一直保持着缓慢前行的姿势,他冲着彼得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露出一个“我是不是超棒”的表情,下一秒,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韦德只是个普通人,即使他是一个踏生过死的普通人,他的体力依旧是有限的。全身上下的肌肉和骨骼都在向他诉苦,明明只有几步的路程他却撑不住了。没有人能做一个不败的神话,就像是韦德威尔逊一样,他只不过是不怕死,他同样也会死。




“我们应该继续刚才的话题。”




韦德抬起头,彼得的大哥递给了他一只手,韦德拽着这只手又勉强站了起来。




“带他离开这里吧。”




没等到韦德和彼得任何一个人说话,大哥就这样说道。




彼得帕克在这个山洞里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他没有朋友,只有两位哥哥。他的哥哥们一直坚信,人类的世界才是危险的,因为人类不接受非人物种的存在。然而他们的小弟弟却一直相信自己就是人类,这或许只是一个短暂的青春期幻想,他们一直等待着彼得自己接受的那一天,但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彼得帕克的爱情先到了。




谁能忍受这个小男孩天马行空的话语和想象?又或者谁才能陪他一起做这个不切实际的梦呢?




或许是山那边的精灵们,或许是北国的狼人,或许是在海里歌唱的人鱼们。




唯独没有想象过是一个人类。








因为他们都爱着人类。








“他喜欢你。”




彼得的哥哥们揉着彼得柔软的头发,头一次语气缓和的对着韦德说道。




“而你也喜欢他。”




韦德用完好的那只手从他们的怀里接过彼得,彼得的眼睛睁的大而明亮。




“一个吻怎么样?”




“完美。”




彼得笑着亲吻上韦德伤痕累累的嘴唇,在两位兄长看不到的地方用他的小舌头舔了舔韦德嘴唇上细小的伤口。韦德报复的捏了捏他的屁股。




两位哥哥咳嗽了一声示意两个人注意一下,彼得砰的一下扎进韦德的怀里。




韦德威尔逊抱着他的蜘蛛男孩离开了山洞,他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这个生命正在他的怀里。这和物种和性别都没有关系,这是爱情,是韦德威尔逊的天降惊喜。






“有什么想说的吗?”




剩下的两位兄弟彼此对视了一眼。




“好吧,恭喜彼得找到了他喜欢的人,我们两个也不用再每天担心他了,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




“得了吧,说实话。”




  ……




“我舍不得彼得。”




“我也是。”








(4)




三个月后。




韦德和彼得结婚了,就在山下的那个小酒馆里。他们两个都需要养伤,至少在伤好之前,他们不宜去太远的地方。




小酒馆又回到了原来冷清的样子,这场婚礼的参加者只有两位当事人和酒馆老板以及他的小儿子。彼得的哥哥们没有出现,而是托奥斯本家的仆人送来了一份贺礼,他的哥哥们可不想承认参加婚礼会让他们想流眼泪。




韦德和彼得去找了那个女巫,虽然韦德受到了好一顿的嘲讽,但是她还是认真的治好了彼得脚踝的伤。




“没想到韦德威尔逊也有这么一天。”




再一次韦德一个人去取药的时候,女巫一边涂着手上的指甲一边说道。




“沉迷爱情,无法自拔。”




韦德耸了耸肩膀,只不过这次女巫可没有因为他的贫嘴而再次发怒。




“送你一点小道具。”




女巫从自己的裙摆里翻了翻,最后翻出一个透明液体的小瓶子。




“这是什么?”




韦德晃了晃瓶子。




“暂时能抑制他的能力的东西。”




“你读了我的心!”




“可怜的韦德,你的欲求不满已经写在了眉毛上。”




女巫嘲讽的看着他,韦德摸了摸自己的眉毛。




“好吧,谢谢,什么条件?”




“一根耻毛。”




“我这就给你。”




韦德把手伸到裤子里就要拽。




“谁说要你的,我要那个小蜘蛛的。”




女巫吹吹指甲,伸到眼前仔细的看看。




“你要做什么!”




韦德内心警铃大作。




“我只是想试一下年轻人的体毛会不会让我的药效更强一点,别像个炸毛的猫一样韦德,你这样太丑了。”




女巫冲着他翻了个白眼。




“明天交货。”




“此时此地。”




“OK.”








(5)




一切的欲求不满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




他的蜘蛛男孩太太太太太害羞了!




每天晚上被蛛丝绑着睡可不是什么太舒服的事情,韦德只能在一边默默的盯着小蜘蛛的后颈一边吞咽口水。这是对一个成年男人的折磨,这是对一个已婚男子的惩罚,这是暴政!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要有反抗!




韦德一边把药水倒进小蜘蛛的杯子里一边在心里默念着。




“彼得,你的水。”




眼睁睁的看着彼得把水喝下去,韦德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怎么了,你今天很高兴?”




彼得白天的时候更喜欢在山林里晃悠,刚刚回到屋子里,汗水还没有落下,顺着脖子流进衣领里。




“因为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什么日子?”




“我们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韦德把他耳边的碎发掖到耳后,然后叼着他尖耳朵用牙齿细细的研磨。




彼得被吓了一跳,他习惯性的想要射出蛛丝绑住韦德或者让自己逃到别的地方,可是今天他的蛛丝却没有了。他又打算挣开韦德的怀抱,可是韦德纹丝不动。




这可不太正常,他的力量,他的蛛丝都没了。




“一个小小的礼物。”




韦德向他解释道。


 


 


下面小摩托滴滴滴滴


 


 


 


 


(6)




第二天,彼得在酒馆老板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中吃着自己的早饭,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面包差点噎在嗓子里。




“韦德!”




彼得忘记了,酒馆老板就住在他们的隔壁。






END


 


 


 

标签

评论(1)

热度(338)

一袋大虾

大写的污!荷兰弟弟世界第一可爱!加菲厨、半藏厨、贱虫真爱无敌
真人无关
所有图片、文章请勿传出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