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eypool】Love²(点梗肉文第二篇!)

荷兰豆简直太甜了!!!

Sol:

说明: @一袋大虾 太太点的,ABO!没毁容RR贱(Alpha)X荷兰虫(Omega)


警告:涉及捆绑play……


——————————————————————————————————————————


有人说,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听说过丛林法则么?所谓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所谓的弱肉强食,这就是丛林法则的全部意义。天既生人既养,反抗的人类早已被自然驯化,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你的行为,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


这是一则关于冲动与本能的故事。




“……Peter,你这是怎么搞的?”看到刚回家的侄子,May Parker蹙起眉,眼中饱含着担忧。


“唔……你说什么,梅婶?”


“我说你身上的伤,”她轻轻替Peter拿下书包,心疼地看着他脸颊上遮掩不住的一大块淤青——青紫的伤口里混合着干涸的血块,肿得Peter几乎睁不开眼睛。她不敢拿手去碰它,强硬地要求Peter坐下,自己转身去拿橱柜里的医疗箱。


Peter趁梅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捂了捂手臂上的伤,忍不住小声地嘶了一句,却没想到被听见了,她转过身问道:“怎么了,还有哪里疼吗?”


“没有没有,”Peter慌慌张张地放下手,改为捂住眼睛,并试图挤出一个不那么走形的微笑,“你看到的就是全部啦。”


她放下小小的医疗箱,拿出医用酒精棉熟练地替Peter擦拭起伤口来,嘴里不停地絮叨着,“你本叔叔出差了,也许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但是你要告诉我,我的好孩子,这次是因为什么?我知道你从来不打架的。”


Peter张了张嘴,却最终欲言又止,此时此刻,他想一个善意的谎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没事,只是摔了一跤而已。”


梅婶和本叔都是Beta,或许他们会心疼他、为他博不公,但是他们无法真正理解Peter的处境。


因为Peter是个Omega。


他猜是自己的母亲家族里有此血统,在他的印象中母亲美丽而温柔,Peter甚至还记得窝在母亲怀里时常常闻到的那股蜂蜜香味——这也是让他认为母亲是Omega的主要原因。


“你在想什么Peter?”梅婶清理着Peter的伤口,也许是手上略微重了一些,Peter轻轻叫了一声,他眯着只眼睛,抿着嘴说道:“我……我只是在想,今晚我们吃什么呢梅婶?”


梅婶叹了口气,这两年她看起来明显老了许多,“我来给你做些清淡点的,你就别想着能吃好吃的了……不许哼哼,”她收拾好医疗箱后站起来,对着Peter说,“这对你的伤口有好处。”


她十分心疼的摸了摸Peter的后脑勺,想了想还是说道:“Peter……虽然我不是Omega,但我还是你的婶婶,你知道我们爱你……”


“我知道,”Peter狡黠地笑了一笑,用力抱了一下梅婶,“我也超爱你们的。”


两人一同吃过晚饭,Peter道了晚安后回到黑漆漆的房间,没有开灯,整个人疲惫地躺在床上,重重呼了一口气。


他的眼睛正一抽一抽的疼得厉害。但这算不得什么,看着梅婶为他担忧的眼神,他的心里更加的不好受。


Peter叹了口气,他讨厌学校里那些欺凌霸弱的Alpha们。


他们仗着拥有比一般人发育更良好的肌肉而到处横行霸道,利用他们的身体和恼人的信息素,尤其喜欢欺负那些正在发育期的Omega们——比如,Peter Parker。


Peter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面,死死地捂住眼睛。他不愿再去回想那些Flash嘲笑他的话了……


“嘿Parker!这是你的东西吧?”领头的Flash和他那帮狐朋狗友笑嘻嘻地扔给Peter一件衣服,正是他之前莫名其妙丢失的那件衬衫。


Flash擦了擦鼻子,坏笑着说道:“以后别乱丢东西知道吗,否则我们可不保证不会循着这味道找上你——老天,你知道你的味道有多骚么?”


他身后的那群人哈哈大笑起来,争相做出一些下流的手势和污言秽语。


Peter涨红了脸,这让他脸上的小雀斑更加明显了。


“说话啊Parker,你哑巴了吗?我替你找到了东西,总得有句感谢吧?”Flash不满地用力推了他一把,他的肩膀碰的一声撞上了柜子,Peter忍着疼痛抿起嘴,手里死死地拽着那件衬衫,一言不发。他感觉到了Flash释放出的信息素正一丝丝地往他的毛孔里钻,霸道地夺取他的力气,试图让他更加羞耻地展现出本性来——“收一收你的信息素好吗Flash?对不起它们让我有点恶心……真像馊了的红菜汤的味道,呕……”


没想到Peter还有这个胆子,恼羞成怒的Flash握紧了拳头,一拳揍上了Peter的脸,他的眼睛下方立刻肿起了一块。


Flash又是一拳砸在了Peter身后的柜门上,他双目通红,按住Peter的头并且恶狠狠地伏在他的耳边说:“别逞强Peter,我们都知道你迟早会这么做的——一个属于Alpha的小婊子,你会做的,婊子。”


Peter死死地低下头,拼命想要平复跳动不安的心脏,他的一撮栗色卷发正被Flash抓在手中,Peter努力压抑住想要揍人的冲动——他想那么做,可他不愿意。


“怎么了Flash,你是想上了这个书呆子吗?这可不太好啊老兄,”某个处于变声期的公鸭嗓子说话了,那群人中的一个叫John的家伙嬉笑道,“我是说,好歹找个没人的地方再……”


“走开!”Peter猛地用全身的力气推开Flash,趁他呆楞的档口,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跌跌撞撞地跑远了。


…………


Peter猛地从床上坐起,双手抱头大力摇晃着,仿佛要把这些画面甩出脑袋似的。


他并不讨厌自己Omega的身份,他讨厌的是那些凭着荷尔蒙而看不起别人的人。


如果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Peter想起梅婶那双暗含泪光的眼睛,他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找一个办法出来。


可是有什么好办法呢?


“唉……也许我需要一盏阿拉丁神灯……”


这个烦恼Peter一直带到了下个礼拜一。


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Peter顶着一枚还未完全褪去的乌青眼去到学校后,毫无疑问地遭到了那伙人的嘲笑,他紧了紧书包带,一个人默默地从人群中穿过。


回到座位的Peter趴在书桌上一动不动,他今天的思绪很乱,头疼得跟疯了一样。他把脸埋在双臂里假寐,浑浑噩噩中似乎听到什么人很大声很粗俗地在他耳边嚷着些什么,他听不太清楚,只能偶尔分辨出一些破碎的只言片语。


“……就是上次,Bryant公园后面……酒吧……Margaret……得了吧,全他妈是Alpha……没一个小婊子可以艹的……”


酒吧?


迷迷糊糊中,Peter觉得酒吧是个好主意。


在那里他完全可以找到一个足够高大强壮的Alpha,一个能让Flash那群人都怕得尿裤子的Alpha……


Peter在半梦半醒间傻笑了一下,为自己的计划而感到自豪——当然,这可真是个“完美”的计划,不是么?


等到放学铃声响起,Peter一把抓过书包匆匆走了。


呃……现在该去哪儿?


Peter站在大街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双细细的眉毛纠缠在一起,脑子里搜索着早上听到的那些话。


他的脚步慢慢循着不知名的街道移动着,这条路和他每天走的完全不同,一些穿着暴露的女人靠在店门外,表情冷漠地看着他。Peter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他确实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嗨……你好,请问一下,Margaret酒吧怎么走?”


这不怪他,毕竟他只知道这么一个酒吧。


那名忙着卸货的墨西哥老板直起腰,用满是纹身的左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后,扭过头看向Peter。


墨西哥老板那双小眼睛紧紧盯着Peter:“Margaret……Sister Margaret?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呃……我,我只是……”Peter一时语塞,他紧张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咬住下嘴唇,这让他的嘴唇显得又红又肿。


“那可不是你该玩的地方,”墨西哥老板粗着嗓子说道,一把推开了Peter,“走开小子,别挡路。”


Peter被推搡到了一边,不小心撞上了身后的人。


“哦!对不起……”


Peter红了脸,那是一个很妖艳的金发美人,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纱裙,正抽着支烟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没关系,听说你想去Sister Margaret?”


“是的……呃,我想……”


“啊啊,不用,”金发女人温柔地用一根纤细的手指堵住了他的话,“这里规矩,不必说明原因的,甜心。”


被散发着香气的女性气味给缠绕的Peter嗅到了香水味,还有更底下的——那是成熟Omega才会有的特殊香气,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了热带的海风,那股又热又甜的夏日气息。


“不过像你这么甜的Omega可是需要当心点……小心了小男孩,别被大灰狼给吃了喔。”


金发女人用指甲点了下Peter的嘴唇,俯下身咬着他的耳朵说出了酒吧的地址。


说完后,Peter立刻满脸通红地捂着火辣辣的耳朵和她道谢:“谢谢你……呃,真的非常感谢。”


看着Peter落荒而逃的身影,墨西哥老板斜眼瞪了瞪那名女子:“你可真是够好心肠的,金蛇蝎。”


女人耸耸肩笑道:“我只是满足了他的愿望,不是么。”


墨西哥老板没搭话,转回去继续卸他的货,他不经意间瞥了瞥Peter离去的方向,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酒吧内。


这家酒吧位于黑漆漆的阴暗小道中,门口的小木牌上潦草地写着“Sister Margaret”,没有熟人介绍的话确实很难找到这里。


“嘿!勇士Budd,最近在哪儿发财呢?”


一个硕大的胖子砸吧了下嘴说:“去你妈的,老子穷得都快当裤子了。”


“就你那条穿了五年的花裤衩?”坐在他旁边一个金发蓝眼的英俊男人嗤笑了一声,“还是留着当尿不湿吧,Budd,可能明天你就会需要它了也说不定。”


“你迟早会死在你这张的臭嘴上,Wade。”


名叫Wade Wilson的男人吹了一记口哨说:“那借你吉言了,我希望那个姿势是躺在哪个女人的胸上……”


叮铃——


突然酒吧的门被打开了。


一瞬间Wade感觉像被铁锤砸中了脑袋似的,“嗡”的一声疼痛占据了他整个大脑。他倚靠在吧台上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脏话,然后他甩了甩沉重的脑袋,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在搞他。只是……


……wow………这可不像是来找事儿的啊………


“伙计,你怎么了?”


Wade那飞到外太空的神思被强行拉了回来:“呃……嗯?什么?”


Budd摇了摇头,也没理他,他指了指门口刚进来的那个小子说道:“有好戏看了。”


那个小子一看就是连毛都还没长齐,白净的脸蛋上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而皱巴巴的格子衫下,他那瘦瘦小小的身板甚至还背着一个书包,下面松垮的牛仔裤包裹住了太多东西,简直让人产生想撕烂它的欲望。


“一个Omega,”底下有人悄悄欢呼道。


“……还是个没开过苞的Omega!”


“嘿嘿,拜托你们先别激动好吗,”酒吧老板“黄鼠狼”嘀咕了一句,他快速走到那位不速之客的面前,搓着手掌尴尬地问道:“呃……小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觉得这儿像是你家吗?”


一进门Peter就被酒吧里过于浓重的Alpha信息素蒙住了脑子,他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很接近溺水时的那种窒息感,可又多了一种莫名的快感……那是种能让人心率过速的律动感。


黄鼠狼看对方并没有回他话的意思,只是张着嘴呆愣愣地望着他,无辜的小眼神显露无疑。


还好我他妈是个Beta……


黄鼠狼在心里感谢上帝,他转过头看了看酒吧内一群被性欲冲昏了头脑的危险家伙。他自认为还算有点良心,不想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在这种地方被破处——他的眼神意外地固定在了Wilson身上,这个聒噪的家伙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眼神格外冰冷,然而对象并不是这个少年,而是酒吧里面其他的Alpha.……


糟了,黄鼠狼心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Peter喘了几口气才勉强回复过来,他皱起眉,这里的顶级信息素比学校里的多了太多,刺激得他都快要流泪了。


他没想过自己现在红肿着眼睛要哭不哭的样子有多诱人,尤其是在一群Alpha面前——一群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面前。


“小崽子,我来请你喝杯啤酒吧——哦等等,你到年龄了吗?”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光头壮汉站起来粗鲁地搂过Peter的腰,惊得后者不停地推着对方的手臂,却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对方的力气太大了,“额谢谢,不过我现在不能喝酒……”


壮汉那淡得快没眉毛的眉骨挑了挑,他的视线向众人转了一圈,接着在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


Peter慌张地定在原地,他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好吧,Peter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来错地方了……这群人的眼神明显和Flash他们的不一样,这群人从骨子里就能感觉到更危险,也更贪婪。


这就是一伙亡命徒。


“嘿你的手……!”Peter惊呼了一声,他拍掉了壮汉摸向自己屁股的手,倒退了几步却没想到又撞在了谁的胸膛上。


“这么快就想妈妈了?”身后那人抓着Peter的手肘,沙哑而尖厉的声音像条毒蛇那样爬向了Peter的脖子,那毒性强烈的Alpha信息素引得Peter几乎快要哭了出来,这时那人猛吸了一口,听上去好像很爽似的,吓得Peter闭上了眼睛,“你可真甜啊宝贝……”


“嘿Josh,”一个磁性而低沉的声音突然说道,“你喝醉了吧,要不要帮你叫个车?”


“Wade,”毒蛇男凶狠地说道,“别他妈的多管闲事。”


Peter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高大英武的金发男人正站在他的面前,两人视线相接,男人眨了眨眼,对他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你醒了,我的小睡美人。”


Peter的脸一下子就熟透了。他没见过像他这么深邃的蓝眼睛,天呐,那就像是三千米之下的深海的异色,那股巨大的幽密显得极为可怕——却又是万分地吸引人。


完蛋了……黄鼠狼扶额,为什么偏偏是Wade这个最难搞的家伙……


“别来这套,”那个叫Josh的阴沉男人低低地怒吼着,“收起你的信息素Wade,以为我没发现吗?”


“你在说什么傻逼话,”Wade从腰间扯出把短小锋利的匕首刀,耍了个花后对准了Josh,故作惊讶地说:“难道你也被哥的魅力给迷倒了吗?哦这可真是……恶心。”


所有人因为Wade亮了家伙而显得紧张起来。


“好了好了!”黄鼠狼适时的站了出来,一脸谄媚地劝Wade收起刀子,并且对Josh说:“好了Big Josh,看看那小子自己要怎么办吧,我们毕竟还是别犯罪的好……你说呢?”


Josh沉默了片刻,耸了耸肩还是放开了对Peter的桎梏,“真他妈扫兴。”


得到自由的Peter差点一个踉跄,尴尬地往后退了几步。


“是的是的,没戏看了各位,”黄鼠狼拍拍手喊道,众人不满地转了回去,气氛渐渐回复到正常。


“好了……那么你呢,小子?”


Peter一时无语,他的脸红红的,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身旁的Wade。


“Come on……”看到这个的黄鼠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用大拇指指着一脸得意的Wade对他说道:“这个家伙?你确定?”


“嘿哥怎么了!你他妈能找个比哥更英俊的雇佣兵出来吗?”Wade不满地说道,Peter听了睁大了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雇佣……兵?”


“没错小子,私营项目,”Wade示意他坐下,并且小声地招呼黄鼠狼给他来一杯“blow job”。


Wade笑嘻嘻地对Peter说,“我们这里可不是普通酒吧,下次想出来嗨之前千万要问对名字,明白吗。”


Peter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盛满生奶油的酒很快就来了,Wade把它推给了Peter,然后说道:“Wade Wilson,你呢甜心?”


“我……我叫Peter Parker,”Peter接过酒说,“谢谢你不过我不喝酒……”


“给哥一个面子嘛,baby boy,证明一下哥在你心里和那群家伙不一样,”Wade凑近了Peter,笑着把小巧的酒杯往他怀里推了推,“而且哥保证,这酒的度数很低。”


“……你保证?”Peter故意忽视了那个昵称,他提起那杯看起来还没三分之一个手掌大的酒,侧着身瞥了眼Wade。


“你看到了,有这么多奶油呢。”


Peter皱了皱鼻子,朝他腼腆地笑了一下,然后慢慢喝掉了杯中的酒。


“wow……”Wade有些傻了,他几乎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个笑容,他的胸膛内一直都在鼓噪不安地跳动着,心脏像是要扑到这个少年怀里一样……


这酒很辣,却也只是烧了那么一会他的喉咙,待Peter咽下去后,腹腔中腾地像是升起了一把小火,暖哄哄的。


也许真的是酒壮怂人胆。


Peter偷偷地打量起这个男人:他发现Wade笑起来的时候右眉骨上的刀疤会格外明显,然而伤疤没有破坏他的英俊,反倒给他增添了不少魅力,那是种野性自然的美……他又吸了吸鼻子,海洋的味道涌入他的鼻腔,这正是Wade的信息素气味,还稍稍带着点酒的辣味——此时一股小小羞耻感涌了上来,这是他第一次盯着一个男人看了这么久!


Wade假装没发现那股眼神,他放下空杯子问道:“一看你就是那种模范生,虽然哥想说这是奇迹,但是你怎么想到跑酒吧来?”


“嗯……有点事……”Peter小声地说道,他的手指不安地交缠着。


“哥能帮忙么?”


“你愿意吗?”


Peter抬起头,几缕弯曲的头发垂到了眼帘,他充满期待地看着Wade,全然不知对方此时心中正奔过一万头草泥马——fuckfuckfuck这小子太可爱了!这小子又甜又可爱!哥能艹吗哥真想标记他!!!


Wade偷偷吸气,他用自认为最有魅力的低沉嗓音说道:“那你愿意告诉哥是什么事吗?”


说到这个Peter有些难以启齿,他原本是想假意找一个男朋友去吓唬吓唬Flash的,但是Wade……说老实话,他并不希望他们的友谊是始于一个谎言。


“嗯哼……不说,不过哥猜的出来,”Wade又坐近了几分,他的手指轻轻抚摸上Peter还略带青紫的眼睛——Peter没有抗拒,他觉得这只手就像浪花一样温柔。


“你想教训教训他们,对吗?”


“不,不是这样的,”Peter摇了摇头,想了想说,“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是最强的Alpha……而这个Alpha……他……”


Peter不太好意思说出自己原本的计划,Wade却了然地弯了弯嘴角,他凑到Peter耳边——此前他俩的距离已经不到一只手了——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廓上,一股酥麻的感觉慢慢爬了上来,“而这个Alpha是属于你的。”


“我没说……!”Peter捂住耳朵,脸红红地转过头反驳道。


他们的眼睛又相遇了,这次更加直接地望进对方的瞳孔深处,两人都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热流从后背涌上大脑。


Peter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大腿内部湿湿的,有些液体正渐渐控制不住地从后面流出来,但是他可没到能发情的年龄——他离成年还差那么个一年半载的呢。


“该死的!”Wade突然骂了一句,他抓着Peter问他,“你在发情期?我怎么闻到……”


“我还没有过发情期呢!”Peter忍着正在眼眶中打转的生理性泪水说。


“……是吗?”Wade明白了,看来这小家伙是被诱导发情了。


“baby boy,你信任哥吧?”


Peter红着眼睛咬了咬嘴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Wade又骂了一句“该死的”,一把抱起他就起身准备离开。


“酒钱都算在哥头上!妈的……”


黄鼠狼看着匆匆离去的两人,在一众起哄的口哨声中无力吐槽道,“Fuck you, Wade!你的钱都给sex了好吗!”


他转头又看到Peter落下的书包,无奈地摊了摊手。


“好吧,真是绝配。”


…………


“你要带我去哪?”


Peter埋在Wade的肩膀上,声音软软闷闷地问道。


“well……well……好了,到了。”


Peter扭头看到一家灯牌鲜艳的貌似很高级的情趣旅馆,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翻了个白眼趴回Wade的肩上,“God……”


Wade看起来却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说起话来就像唱歌一样,“别怕甜心,哥会对你负责的,哥保证,以后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都随你……”


“闭嘴!”Peter忍不住咬了一口正滔滔不绝的Wade。


“嘶……小奶猫还没长牙就会咬人了hum?”


Wade抱着Peter订了一间房间,进房间后,他把Peter放在床上,指指浴室说道:“你先去洗个澡。”


Peter有些不知所措,Wade想了下后问他,“还是要哥帮你洗?”


“我能自己洗!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Peter懊恼地说着,“难道这个时候你还把我当小孩看吗?你真是个变态……”


“哦不不,当然不是了baby boy,”Wade趴到Peter的膝盖上,抬头碰了碰他的嘴唇,“原谅哥吧,因为哥太喜欢你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而Peter觉得他就像一艘搁浅的小船,静候着海潮的来临。


热水流淌过Peter的全身,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轻轻颤抖,某些部位因为一个简单的触碰就敏感的不行。他知道这是发情的征兆……他被Wade挑逗地发情了……


“……老天我们只见了一次面……”


Peter的额头紧贴在冰凉的瓷砖上,可是这并不能帮他冷静下阵阵发晕的头脑。


“……Petey?”


“好了好了……”


匆匆裹了件浴袍的Peter赤脚走了出来,此时Wade已经脱了上衣和罩裤躺在床上等着他。


“快过来让哥抱抱,哥的甜心。”


Peter压下心中的一丝害怕,对身体的渴望胜过了理智,他一步步走向大床。


Wade啧了一声,大手一把搂过正在爬上床的Peter,“Wade——!”


“怎么了,哥想抱你。”


我们亲爱的肉肉肉


Peter累极了,他半睁着眼睛,下意识地搂紧了Wade的脖子,在他耳边不断呢喃着Wade的名字。


属于他的Alpha的名字。


“baby boy……你简直是把哥死死拽在手心里了。”


Wade附在Peter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然而Peter实在太困了,没等听到就睡了过去。


…………


“你说第二天?”


黄鼠狼冷笑了一声,他还记得Wade像只大狗一样冲到酒吧里来拿书包的那个场景——上帝啊,他们是干了一整个晚上吗?那个味道熏得他这个Beta都闻到了。


至于Wade替Peter送书包来学校那天造成的轰动,也许你可以在校园论坛上窥知一二。


我的意思是说——


冲动底下必然还有更加原始的因素存在,比社会更纯粹,比基因更驳杂。


那便是我们的心,不是吗?




END


总计一万多字……希望你们看完后能打赏点评论~

标签

评论(6)

热度(1252)

一袋大虾

大写的污!荷兰弟弟世界第一可爱!加菲厨、半藏厨、贱虫真爱无敌
真人无关
所有图片、文章请勿传出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