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大虾

【黎簇x润玉】是风动

我的好姐姐太好了!!爱你!!姐你写的真好看!(*/ω\*)

在马蜂窝中起舞:



题记:


你是我身外,化白云任去来,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银临/河图《是风动》




CP:黎簇x润玉


背景:剧版《沙海》,有私设,有ooc


主要配角:苏万,杨好,沈琼,铁三角,黑花,各种粽粽们等


题材:穿越,伪盗墓


避雷:毫无任何专业知识,会有大量破腚,咳,破绽,严谨的考据党请谨慎入坑,如有不适迅速右上角点小叉叉




大概就是黎簇倒斗倒出个媳妇的故事


无脑,沙雕,甜宠,HE




一句话简介:


黎簇:你老公是超人了不起啊,我老婆还是神仙呢!


吴邪:滚!


(嗯,看简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正经文了……)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赠:@一袋大虾 


祝我的妞子永远开心^_^


===========================================




第一章




“黎簇,我说这棺你到底还开不开啊?都磨叽半小时了,怎么跟个姑娘似的!”


杨好说完就收到沈琼一记眼刀,吓得他缩缩脖子,小声嘟囔:“得,我说错了,你还不如个姑娘呢。”


苏万也搭腔:“就是啊鸭梨,不开咱就往前走吧,在这儿干耗也不是回事儿啊。”


他俩哼哈二将似的举着手电在黎簇身后站了大半天,眼睛都瞪酸了,也没等到这位小爷说出个所以然来,白浪费感情,这会儿双双卸了架子,勾肩搭背到旁边歇脚去了。


黎簇抱着胳膊站在棺椁前浑然不动,对二人的话充耳不闻。看背影,小伙子宽肩细腰大长腿,那叫一个迷人;再转到前面一看,小脸长得也挺俊,就是一脸睡到正香突然被物理老师点上黑板解题的懵逼表情,那叫一个气人。


沈琼看着黎簇,眼皮子跳了跳,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棺材就完事了。古潼京都走了几个来回,到这么个墓里还瞻前顾后的,出息!


沈大小姐向来奉行君子动手不动口,她一把推开黎簇,单手搭在棺盖上,“我来!”


“等等!”这时候黎簇才像回魂般一把按住沈琼的手,对她摇摇头,又看了看身后的苏万和杨好,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以为我怕了?呵,幼稚,自打见过了张起灵,我压根儿就不觉得斗里那些粽子是个事。”


言下之意,张起灵比粽子可怕多了。


“这口棺,或者说它里面的东西,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龙被宝藏吸引一样,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它。我怀疑,这棺里含着什么幻术,我目前还看不透。”


“哎呀妈呀,你财迷就说财迷呗,还找那么多借口有意思吗?”杨好一拍大腿,整什么文艺腔,说穿了还不是惦记陪葬的明器。


黎簇翻了个白眼:“这叫直觉,懂吗?黑爷没教过你们,在斗里什么都没第六感能保命。”


苏万摇摇头:“师父不是这么说的啊,他说遇见什么扎手的硬点子,干他娘的就完了。”苏万平时不说脏话,哪怕是学黑眼镜的舌,吐几个脏字也觉得挺新鲜刺激的。


“他是他,你是你,你能跟他比吗?”黎簇心累。转过头,瞥见沈琼黑锅底似的脸色,他心里立马有了判断。


两害相权取其轻,粽子未必打不过,但沈琼他真打不过。


“行了,开棺吧,都过来准备。”


在沈琼友好和煦的注视下,黎簇三人各自站好位置,数“三、二、一”,同时发力,将厚重的石棺盖推开来,沈琼手里的冲锋枪几乎同一时间对准了棺材的开口处。




棺材里并没有蹦出什么红毛绿毛白毛黑毛的大粽子,而是躺着一具男尸,有皮有骨有血有肉,不腐不烂不枯不朽,看起来宛如一个安睡的人。


那是个年轻男子,面容清俊,身材修长,着一袭白衣,身上并无任何配饰,只在身侧放着一把剑。


这样的陪葬品称得上寒酸了,跟外围雄伟的地下宫殿建筑群极不相称,实在不像是主墓室该享有的殡葬规格。但在场几人没人质疑这就是古墓的主人,原因无他,这名男子身上的贵气和仙气实在是太过逼人,哪怕是千年暗无天日的墓中岁月也没能磨灭分毫。


“我擦,黎簇,别人开棺都开出粽子,你他妈开出来一个小龙女啊……”杨好喃喃感慨。


“不是小龙女,好哥,是小龙男。这道理跟摸盲盒差不多,鸭梨这就相当于是摸到了全球限量一个的绝版单品,”苏万觉得自己说得挺有道理,还不忘笑嘻嘻求认同,“沈琼,你说我说的对吧?”


沈琼用零点三秒的时间扯动嘴角假笑了一下,懒得跟傻子对话,跳过他直接问黎簇:“怎么办?”


黎簇不应声,沈琼推了他一把,谁想到他竟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杨好离得近,手疾眼快托住黎簇,才避免了他脑壳着地的悲惨命运。两个人摔成一团,苏万赶紧过来扶,把黎簇平放在地上,回头委屈巴巴地埋怨:“沈琼,就算鸭梨反应慢,你也别真下狠手啊,把他打傻了可怎么办呀。”


沈琼气结,心说姑奶奶倒了八辈子血霉跟你们几个棒槌来下斗,还遇上组团碰瓷的了!不过玩笑归玩笑,黎簇突然晕倒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沈琼探了探黎簇的鼻息,又翻开他眼皮看了看,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松了口气。


杨好问:“怎么样?他没事吧?什么时候能醒?”


沈琼摇摇头:“我连他是为什么晕的还没搞明白呢。”


苏万从背包里掏出一本《微积分(上)》垫在黎簇脑袋底下,蹲在边上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杨好一脸嫌弃:“你带这玩意儿干啥?要真那么爱学习,以后别跟着来下斗!”


苏万义正言辞地拒绝:“那不行,你和鸭梨是我最好的兄弟,还有沈琼,你们去哪我就去哪!”


杨好抽了抽鼻子,还挺感动,沈琼的表情古井无波,内心疯狂吐槽,我并不想跟你跟做兄弟也不想给你们当保姆啊我谢谢你们了。




几个人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棺材里的男尸慢慢竟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通透清澈,像一面澄净的湖,但是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搞不清眼前的状况。


他微微颦眉,试着偏了偏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静止了好一阵才缓过来。


不远处传来交谈声,有男有女,他的耳朵上像蒙了一层膜,模模糊糊听不真切。


他试着催动体内真气,发现筋脉阻塞得厉害,真气所过之处如针扎一般刺痛,没过一会儿就出了一层冷汗。他咬牙忍着,一点点打通筋脉,直到真气流转过三周,流入四肢百骸,他才感受到一丝活人的体温。


原来,我没死吗……


他苦笑,九重宫阙,独倚危阑,千年万载的寂寞,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身畔有物铮然鸣动,他的眼神一暖。


赤霄,是你吗?事到如今,我身边也只有你了。


罢,人在剑在,你既不弃我,我又有何理由自弃。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凝神聚光,满目英华。




看到棺中男尸的一瞬间,黎簇便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幻境中。他看到了漫山花开,看到了修罗血海,看到了狰狞巨兽,看到了翩然神女,看到一条银色巨龙咆哮着向他俯冲而来,迎面的瞬间化作一白衣男子。风吹起他的黑发遮住了半边脸,黎簇看不清他的模样,只看到一滴泪自对方脸颊边滑过,落在自己眉心。


黎簇心中一恸。他下意识地想要抓住男子,伸出的手却穿过了他纯白的袍袖。男子似有所感,转过身来,黎簇还没来得及开口,四周的背景便像打破的镜子般碎裂开来,黎簇一脚踩空,跌入了无边黑暗。




苏万母鸡盯蛋一般盯着黎簇,见他晕迷中频频皱眉,赶紧扒拉杨好:“好哥!好哥!你快看啊,鸭梨他活过来了!”


杨好把他的手拍开:“什么叫‘活’过来了,他就没死!”杨好探身杵杵黎簇:“黎簇?黎簇?听得见吗?我是你好哥!”


“我是苏万啊,还有沈琼,沈……”


苏万一回头,发现沈琼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在她背后站着一个白衣男子,手中的剑正架在她脖子上,而机警灵敏如沈琼,甚至都没来得及举起枪。


苏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白衣男子:“你、你是谁呀!你放开沈琼!”


杨好也发现了异状,操起手边的刀,上前一步挡在苏万面前,指着男子:“你哪冒出来的,放开她!我告诉你啊,我手里这口刀可是杀过人的!”说完,杨好故意将刀舞了两下,架势挺唬人。


男子的目光依次从几人身上掠过,除去躺在地上的黎簇,忽略杨好和苏万两个战五渣,问剑下的沈琼:“此是何地,你们是何人?”


绕是沈琼胆大心细身手不凡也冒出一身冷汗。这男人无声无息靠近她身边举起利刃,她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没没感觉到任何杀气,这武力值上的差距几乎是碾压性的,对方可以随便结果了她,她却毫无还手之力。


“问别人之前应该先自报家门,你又是什么鬼?”沈琼问到。她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在盘算对策。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下过的斗不少,见过了粽子也挺多,可这么鲜活的“死人”还是头回遇见。


男子昂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本座驾前,岂容尔等蝼蚁自作聪明,卖弄口舌!”


说着,他手上稍稍发力,沈琼便自己失去了语言能力,身体也不堪重负般跪倒。


“沈琼!”苏万大喊一声。沈琼遇险这件事使他忘记了自身的恐惧,他一跃而起,赤手空拳朝白衣男子冲了过去。


“自不量力!”白衣男子冷哼一声,不见动作,苏万就像被打飞一般凭空摔了出去,撞到墓室中的石柱后掉到地上,抽动了两下,发出痛苦的呻吟。


杨好见状红了眼,使出吃奶的力气挥动手中的刀砍向男子。


然而这并未能伤及男子分毫。他身边似乎有一层无形的保护罩,杨好的刀挥至某一点便无法再前进分毫。




男子冷眼看着眼前的几个凡人。他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只注意到这几人的衣着打扮已与自己陷入沉眠前迥然不同,形象气质也变化了不少,不再是畏缩拘谨的样子,而是颇为坦然自信。好在虽然口音略有差异,他们说的话倒还是自己熟悉的华夏语,这就省去许多麻烦。


方才大致环视了一周他就明白自己是在墓里,而眼前这几个不用问,八成就是盗墓贼了。他自认不是个嗜杀之人,对那些身外之物更是毫不留恋,且若不是这几个小贼贸然闯入,他还不知道要在这墓中睡到几时,这几人于他也算有一段唤醒的因缘。擅闯天地陵寝罪不可恕,但他也不想才醒来就下杀手,所以打算先行离开,留这几个小贼自生自灭。


他放开搭在沈琼肩上的剑,沈琼“扑通”一声栽倒,捂着胸口急促喘息。


太弱了。


他摇摇头,迈步向外走去。不想经过某人的时候,衣摆却被抓住了。


他诧异低头,见那始终没动静的凡人男子睁开了眼睛,直直地望向自己,那眼神,似曾相识。


怎么可能呢,他随即在心中否定,自己怕是睡迷糊了。


他迈步继续向前走,地上的凡人男子却不松手,甚至笑了一声。


“你没弄错,我确实见过你。”


他面上不显,心中暗道,一个凡人竟能看穿本座的想法?




黎簇放开白衣男子的衣摆,晃晃悠悠站起来。白衣男子发现,这个凡人的个头儿比自己还略高些,对方自上而下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此时杨好已经扶起了苏万,黎簇把沈琼拉起来,让他们坐到一起,转回身对白衣男子说:“你打了我的朋友,这笔帐我是一定要跟你算的。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


黎簇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伸出手摸了摸白衣男子的脸,说出了他在幻境中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句话:


“你不要哭。”




(未完待续)




========================================


早就答应妞子要给她写奥利奥,结果一直拖到现在才动笔,捂脸~


这篇会和小概率穿插写,大家可以选自己感兴趣的看~


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可爱,爱你们哦~~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