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骨科] 《Lose Control》

摸下巴,我要是贱贱我大概会疯……这简直太可口了!!

PURE_kilig:

–蜘蛛兄弟 。


–双O,姐妹磨逼。加菲/荷兰。


–注意!NC17,PWP,指交无插入。










   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SpideyMan——年纪最小的那个,正荡过一个不停变换色彩的霓虹灯牌,而接下来的这个动作本来不该出任何差池的,哪怕最微小的一个失误。



   他开始夜巡已经大半年,至少是一个称职的SpideyMan了。当然,男孩也许不是每天都需要在纽约的上空荡来荡去——更多是放学后的傍晚,Tobey和Andrew还不允许一个高中生在夜晚乱飞。但新制服对他而言已经足够合身,蛛网发射器?小意思。



   所以这一切都不能解释Tom在落地时的一瞬间的腿软,这让他差点整个跪倒在没有人的房顶上。



   “噢,真糟糕…”男孩单手撑着地,勉强爬了起来。他微微喘着气,出汗正让身体变得奇怪不适。而且初秋的纽约怎么会这么热?他想摘掉头套了,不用想,这头难打理而且乱糟糟的卷发一定湿透了。



   也许今晚不适合夜巡,男孩在背靠上屋顶的水箱时想。大腿连着跟腱的肌肉组织稍微动一动便酸痛得要命,他浑身燥热,并且敏锐地察觉到身体正以一种诡异的状态渐渐虚软。蜘蛛感应在小声尖叫,通常这不意味着会有好事发生。



   没有小偷,没有劫匪,没有Deadpool——又是一夜平安的纽约!他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而且我现在,十分的!迫切的!需要回家一趟!



   警告让他有些紧张,而自言自语至少可以缓解一些。虽然声音被蒙在面罩里,但活力无限的男孩仍然喜欢用尖叫着的语调说话。



   “记住,我不在家的这几天,照顾好自己——还有Andrew”他忽然想起Tobey临走前对他说的话,以及忽略掉男孩喋喋不休的对于“照顾Andrew?为什么?他看起来好的很”的提问。



   “总之,相信你自己的蜘蛛感应,感觉不对,立马走人。”Tobey严肃地看着他,澄蓝的眼睛里倒映出男孩茫然的模样。



   所以Tom选择了立马回家——感谢基督,这是他唯一一次正确的,听从了感应警告的选择。







   很快Tom就明白,Parker家最年长的成年人,在吐出“照顾好Andrew”这几个音节时不自然的停顿的原因了。



   是的,他回家后一摘下面罩就闻到了,这间屋里的气味该死的浓——绝对不能被Tobey听到的脏话,否则他就得被没收了制度了。



   浓烈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发酵、蔓延,Tom甚至觉得比他刚进屋时的气味还要浓烈了一些。这味道实在难以形容——他说不好,毕竟以他的年龄还没有喝过真正意义上的酒窖里的红酒,但这种味道却让男孩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红酒。这是从木屑瓶塞下悄无声息地泻出芳香,淳厚却又不热烈,用一种缓慢的方式将你的四肢慢慢浸透,直到头发丝都浸满了令人难以拒绝的红酒香味儿。



   这是信息素的气味,而气味的来源,正是来自于Andrew Parker——纽约第二位SpideyMan的房间。



   Tom哀嚎一声,捂住了脸。



   这简直是糟透了。他小声地嘀咕,深深吸了一口气。浓烈的红酒味儿前仆后继地钻进了他的鼻腔。发酵的气味在他胸膛缓慢攀升,房间的温度早就被这味道点燃了。Tom不由自主地抓了抓自己已经够乱的头发。



   是的,虽然他只有高中生的年纪,但成年人世界的规则他都懂了。显而易见的。



   ——Andrew进入热潮期了,一个omege。而他自己,可能正缓慢地进入第一次的分化热潮,并且几乎可以肯定,也是个omege。



   “该死的…”他第二次骂了脏话,但头脑已经没有留下很多空余的思考空间了——当他意识到热潮的来临时,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异常。



   男孩站在客厅中央,制服的包裹让他感觉到束缚和烦躁,皮肤正以一种迅猛的速度变得滚烫发热。他猛地抬手摁下了胸口的小蜘蛛,制服瞬间脱落,而这些柔软的布料在下落过程中轻缓摩擦过所有裸露的皮肤,带来的舒缓不亚于干渴的旅人在绝境中陡然发现的甘霖——Tom无法自持地呻吟一声,随即羞愤地捂住了已经通红的脸——他硬了,仅仅靠布料一触及逝的摩擦





手机端发文,所以链接请走评论☞

标签

评论

热度(371)

一袋大虾

大写的污!荷兰弟弟世界第一可爱!加菲厨、半藏厨、贱虫真爱无敌
真人无关
所有图片、文章请勿传出lof